分布式团队工作的乐趣与好处

Buffer是一个完全分布的团队。这是我在2012年底不得不做出的决定,现在回想起这个决定,比较有意思。我非常快乐地对大家说,让大家分布在世界各地,我爱当初做出的选择。

当我说我们是一个分布式团队时,我是指我们确实分布在整个地球上。Buffer团队现在有25人,下面是团队成员的位置图

分布式团队成员的位置

分布式是如此快乐的6个原因

我认为分布式团队经常关注在挑战上。我想从体验中分享分布式有乐趣的一面,这比挑战更重要:

1.我们的团队超级有生产力

为分布式团队雇佣人的考虑是他们需要在家里、咖啡馆或者工作环境里有自我激励和生产力。

我们有45天的合同有效期来观察进行得怎么样,我们专门寻找做过自由职业者或在创业公司呆过的人。现有的每个人都是极度聪明,和他们一起工作充满了激情。

2.团队成员有着难以置信的大量自由

有家庭聚会,周五需要旅游?没关系。想去巴厘岛、大加那利岛呆上几周并在那里工作?太棒了——请分享照片哈:)这些情况都出现过了,在我们分布式团队内部是正常的事件。

这也是小事情,就像可以避免上下班,多陪家人一些时间。我们没有工作时间段,我们根本不会衡量它。我们都对远景感到激动,我们关注结果、平衡和持续的生产力。

...

当飞机坠落时,数到十

关键的键盘操作

31年前,我在一架客机被俄罗斯导弹击落滋生起来的阴谋论中,扮演了一个关键的角色。相信我,我没打算卷进去的。

在1983年9月1号,大韩航空007号,一架载有269名的波音747客机在日本海被击落。那天早上6点钟,我去上班,当时我在美国驻东京大使馆暑期打工,我的任务通常是启动隔夜关掉的电脑。但是那天早上,我意识到系统正在忙碌中,令人惊奇的是,大量的工作区在彻夜工作。这是非常少见的,我以前见过这种场面,那就是向华盛顿提供信息的截止日期临近的时候。

我到办公室没多长时间,我收到了农业部一名秘书的电话,她喜欢在工作之前打一把电脑游戏。她喜欢的游戏有个bug,经常让她的工作区死机。这是电脑“最可悲的日子”,重启她的工作区的唯一办法就是从我的中央控制台。

这一天,我高亮了她的工作区,按下了F6重启。但是我的电脑暂时黑屏,然后开始再次启动。我意识到我错误地按下了F7,重启了大使馆内的所有工作区。这没有太让我紧张,因为没有人期望农业部秘书会这么早在用电脑。

但是很快都乱了。

我的上司,是个名叫ltoh的日本电脑工程师,在门上伸了伸头。这是一个震动,因为我在10点前从来没有见过ltoh先生。我是早来早走,它是晚来,一直要到很晚去关闭系统,每个晚上都是这样。他问我发生了什么。我告诉他,我错误地关闭了系统。他摇了摇头,跑向了大厅。

接下来,行政首长走了过来,我在电脑室只见过他一次。他问ltoh先生在哪儿。我指了指大厅,他也朝着那个方向跑过去了。

过了1个多小时,行政主管来到我的办公室,解释了情况。他告诉我大韩航空空难,没有人真正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大部分可获得的信息都是来自于日本——起初是日本渔船,后来是被派到那里搜寻残骸的日本自卫队。由翻译和美国外交官组成的团队在我关掉电脑系统的那会儿正准备给里根总统准备一首材料。由于这是早期的电脑,备份容量有限,十几个专家数个小时的工作由于我的误操作而丢失了。

我,自然地,感到了可怕,如果可能,我会被解雇。

我开始理解这个孤立的按键错误而带来的影响 是在数周之后。里根总统因为政府对惨剧的延迟通告而被媒体指责。但是更麻烦的是,由于我的失误在美国大使馆编辑好的报道原本要和韩国政府分享的。由于在日本的团队回来重写了该报道——有飞机已经坠落在日本海的清晰证据——韩国政府引用了有瑕疵的数据,宣布了班机只是迫降到了俄罗斯境内,所有乘客和机组人员平安的消息。

韩国政府和美国总统的迟缓反应——都是因为被延期的真实信息——引起了数个世纪的阴谋论。直到上世纪90年代早期苏联解体,很多韩国人依然坚信他们深爱的人在某个西伯利亚集中营里好好地活着。

今天,面对马航在乌克兰的坠毁事件,还有24小时新闻机构和Tweetosphere上的所有相关推测,我建议做个深呼吸,数到十,明白有一个非常好的时机,事件背后的真相很快就出现了。我希望在这次信息链中不会有一个愚蠢的23岁年轻人用他的手指按下了重要的按键。

原文地址:http://johncbeck.tumblr.com/post/92074597917/count-to-ten-when-a-plane-goes-down

...

开发人员差距和技术债务危机

最近关于编程文化不公平地排斥某些团体的争论已经开始升温。他们想加入编程精英集团,在创业低谷觅得一席之地。更多地激励他们。就这个事情,我真的没有要说的话,因为我认为这是对社会有着巨大重要性的较大事件中的一个使人分心的事情。较大的不公平在于编程已经变成了一个精英集团:需要具备天赋、强化训练和完全专注的一个职业。今天如果你想成为一名程序员,你最好像我一样患上自闭症光谱(Autism Spectrum)【注1】,愿意把整个生命放在掌握枯燥知识的各个领域——并且享受它。普通人实际上被挡在了开发软件上。开发人员差距的真正不公平就是它不必是这个样子。

在过去,有一个受人尊敬的职业,叫应用程序编程。大量的精英系统程序员编写基础设施和工具,提高大部分应用程序程序员的效率。我们的目标是让普通人无需额外训练就能够轻松快速地建立有用的软件。这是COBOL、Visual Basic和HyperCard之类语言的精髓。为了更加文明的时代而产生的优雅的工具。在黑暗之前……在web之前。

那些在开发者工具上投资的大公司所控制的文明化的平台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被web的达尔文丛林法则扼杀掉了。仅仅了解web的程序员很难意识到,与过去的平台相比这是多么地、让人难以置信地糟糕。web只是基于hack、基于拙劣设计而建立起来的、大量的拼凑而来的集合。对于过去的应用程序的程序员来说,Error的考古学基本是不存在的:一个有着数年经验的、娴熟的程序员,在今天的web时代,只是去开发简单的应用程序。多么浪费呀。二十年的方便已经把web带入了技术债务危机。让我感到惭愧的是,我们对此习以为常。

这些真的是黑暗时代。主流编程平台在技术上都是债务破产。程序员文化已经被创业公司成功的黑暗面误导到了自我膨胀的喷发。我只能看到一丝希望:现状就是即将瓦解的、一个自满的脆弱系统。

想象一下,互联网HyperCard【注2】让普通人轻松开发web应用程序,像使用电子表格一样容易。[澄清:HyperCard支持开发用于交流、协作和商业用途的网络系统,整合了编程简单性。]它已经铺设好了,完全隐藏了HTML-CSS-JavaScript-HTTP-SQL-bash等等巴别塔。还有很多生成高度定型的app-in-a-can工具,真正让人困扰,我们需要在宽泛的框架种类里匹配,比如Rails。我们真的不知道如何去做,这也是为什么还没有做的原因,因此涉及到研究和技术风险。我相信它应该避免面向对象编程和函数编程语言的结构复杂度。令人悲哀的是,现在的程序员文化迷恋于把复杂度做为一个状态指标或部落加入仪式。企图简化和民主化编程只会招致鄙视和嘲笑(就像COBOL和Visual Basic)。程序员文化被破坏了,因此我们不得不开辟道路,引起99%的人们注意。

web必胜主义者喜欢讨论改变世界。然而,如果你真的想改变世界,那就让普通人去开发web应用程序。打乱web编程!谁和我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