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取WhatsApp的数据库

“从另一个Android应用程序上传并读取WhatsApp聊天记录是可能的吗?”

我兄弟和我就这个问题开始了一次有趣的对话,最终经过了验证。长话短说,答案是:“是的,那有可能。”

WhatsApp数据库保存在SD卡,它能够被任何Android应用程序读取,只要用户允许它访问SD卡。既然大部分人允许Android设备的所有权限,这就不是多大的问题。

那么我们怎么做才能偷取某人的WhatsApp数据库呢?首先我们需要存储数据库的地方。我使用只有一个简单php脚本的web服务器

<?php // Upload script to upload Whatsapp database // This...
    

我们要把网站作价20亿英镑卖给Facebook

如果我们在Stupid Stuff I Do(指stupidstuffido.co.uk)有一些事情的话,那就是和钱过不去。因此当我们听说Facebook以160亿美元(增加到190亿)买下了WhatsApp,我们非常理解地想参与其中。

我意思是,WhatsApp具有我们不具备的优势吗?是的,我猜是数百万的用户,数倍的员工、有经验的程序员以及很多其他方面。但是有重要的吗?我不这样认为!与买下WhatsApp一样,Facebook同样用10亿美元买下了Instagram,因此他们明显对扩张有兴趣。看了下他们的备忘录,很明显Facebook还没有一个给公司写喜剧信的公司,因此我们制定了宣传计划,我们对促成这项交易非常有信心。

下面是我们的信:

亲爱的扎克伯格先生,

我想表达我是你工作和成就的一名的狂热崇拜者,然而今天我写信给你,是因为一个严肃的商业提议,并打算保持我的形式对等。我相信你会同意我即将提出的建议是相当诱人的。

我是一家名叫StupidStuffIDo.co.uk的因特网‘创业’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我确信你听说过我们,因为我们的网站每天有1000个访问者。毫无疑问你被这个事实打动了,但是请确信我们在新发现的成功面前一直保持谦虚,也请保持绅士作风。

最近的媒体报道已经关注了你的公司收购Instagram和后来的WhatsApp,这预示着你正在寻求收购较小的公司,因为你或许在建立成功的Facebook网站,最终导致我为你提供了进一步的商业投资。

在和我的联合创始人Daniel Goldswain沟通了我们网站的未来之后,我们,带着沉重的心情,艰难地决定把网站卖出去,只要它未来是可保障的。我相信,扎克伯格先生,你是掌管我们网站并引领未来的合适人选。

为了照顾你,我们愿意接受2,000,000,000英镑以让出控制权及其他资产。我知道这个数字貌似有些高,但允许我解释我们在用的标准以及我们为什么觉得这是最好的估值:

  • 首先,如上指出,我们的网站每天有大约1,000个独立点击。

  • ...

黑客简史

黑客简史

一名心理学家想告诉我们如何“hack幸福分子。” 网站Lifehacker提供“如何安装洗衣槽”、“制作一个DIY的灵敏鼠标按钮”以及“怎样不去关心人们所想”等建议。线上市场人员不顾一切地想要“增长黑客”【注1】。VC Paul Graham经常谈到技术企业家必须具备“黑客眼光”;他的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运行着名叫Hacker News的在线新闻聚合。一个技术公司最近使人想起了“一个灾难性的hack”,而最近几个月里,Target、Neiman Marcus、Richard Engel和马里兰大学都已经被“hack”了。

很明显,“hack“是重要的词语;其技术内涵的激增体现在广度和存在感上。与上面的用法一样,在Facebook的大厅里,它起源于一个动词,首次出现在1200年的英语里,牛津英语词典的定义是”用不规则的或随机的方式大刀阔斧地做“。(另一个词意是指一种人——特别是一个作家——就像出租的马或汽车一样,做一些低等的、杂活。)

在麻省理工学院,“hack”最初的意思是指对机器过分讲究。1955年4月铁路模型技术俱乐部【注2】的会议备忘录记载着“Eccles先生要求在电子系统工作或hack的任何人都要关掉电源,以防止保险丝熔断。”已经追踪“hack”和“hacker”最新反复有数年的词典编撰者、美国方言学会主席Jesse Sheidlower对我说,最早的例子分享了一个相对良性的“致力于”技术问题,用不同的、可能更有效率的方式,而不是说明书上指出的。

在19世纪60年代,这个词语已经从麻省理工学院转移到了通常的计算机狂热者,最终变成了他们词典的必要部分。电脑程序员的词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