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使用Emacs

我在HUJI成为了一名Emacs用户。这个CS学校的IT团队喜欢Emacs,将其设为计算机实验室的默认编辑器。

我一直使用它,直到我认为我太年轻而不能成为一个因循守旧的人,就买了一个饱受赞美的Sublime Text的license。我把Sublime当做我的默认编辑器。我尽量喜欢它,专门使用了四个月,最后我接受了它不好用的事实,转而继续使用Emacs。

这不是因为任何Sublime的问题:它是一款非常好的编辑器,容易扩展。但是它仅仅扩展到了一定程度,而Emacs是无限可扩展的。

因为任何使用Emacs久的人都会告诉你,Emacs不是一个编辑器。它是一个系统,可以处理文本缓冲和窗口,运行LISP代码来操作它们。因此,你能够实际活在Emacs里,和有的人一样,使用下划线的操作系统只是为了自启动。(译者注:原文为:Therefore, you can practically live in Emacs, as some do, using the underline OS...

想法

有想法很容易。你知道你是世界著名的牙刷品牌专家,Sinéad O’Connor在1988-1991年使用过的牌子。你知道你能够发表一个关于她的护牙的演讲,这是如此的深刻以致于它基本能够使我们重新思考我们的生活状况。你想做这个演讲。

Sinéad O'Connor代理牙刷品牌

如果演讲不是这么容易呢?如果你在某样东西上不是专家呢?如果你对演讲有兴趣,但是你应当讲些什么呢?或许有些让人望而却步。

首先——和我一起说——大多数演讲家是非常愚蠢的。真的!他们比你我没有多少特别的地方。他们只是在两个方面有优势:

  • 他们专门对某样东西做了大量工作

  • 他们想讲某样东西

就是这样。你也可以这样。

为漫画家创造一种新的商业模型

长话短说:我花了五年时间,通过给杂志制作、销售漫画来赚取额外收入,大部分是穿西装的各种动物。我发现漫画产业太不时髦、没有效率。因此我建立了一个产品来打乱市场,帮助漫画家从作品中赚更多的钱。

过去五年我有过3个全职工作——造船工程师,web项目经理和最后的市场顾问。这段时间我至少坚持了一件事:我画单幅漫画,卖给杂志。

比如,你或许看过很多像《纽约人》和《哈弗商业评论》上面的漫画。我就是创作这种漫画的其中一个。每个出版的漫画的报酬是150-700美元,我已经从这些说着荒唐事情的穿西装的动物漫画上获得了相当可观的收入。

漫画:为什么召集这个会议

创作这些漫画的乐趣,还有收入(~2000-5000美元每年),使这成为一项值得做的事情。然而,时间长了,我越来越多地感觉到对gag cartooning(现在的叫法【注1】)老生常谈的3个方面不太满意:

  1. 成功与失败的比例太糟糕。一个稳定的漫画家平均每画20幅才能卖出一幅。

  2. 几乎没有杂志愿意爽快地为漫画买单。如果漫画没有被选中,其收入潜在地降至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