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写作改变世界


「你写作是为了改变世界,但要非常清楚你可能做不到……」

我把鲍德温【注1】 这半句话(摘自 1979 年纽约时报的一次采访)贴在墙上、写到我的笔记本上、放到衬衫上、以及设成一些桌面背景。常被引用的长版本增加了更多的希望,通过省略而改变了其意义,不过,这是我喜欢的句子。写作是一项艰苦的工作,一场没有结束的斗争。必须承认,写作存在达不到目标的可能,但可歌颂过程,即使尘埃落定之后,世界仍然按照原来的方式运转。哪怕有那么一点点希望,作家和讲故事的人仍然能够一点一滴、抓住各种机会改变世界——即使胜算没那么大。

或许,我稍稍被文学上的挑战所吸引,因为于我而言,机会从来都不大。我有阅读障碍。糟糕的是,我在北卡罗莱州和偏远的弗吉尼亚州长大。还有更糟的,我在这些地方长大时,还是一名阅读障碍黑人儿童。说话对我而言,真的不太容易——千真万确,因为很多孩子都会说话了,我还不会说。我对学校生活的早期记忆都是不连贯、乱七八糟的,各种学校系统相应地给我提供了一份礼物「特殊」(丰富的含义)、障碍和威胁。在我学习写字时,我已经跳了一级,被搁置起来,被隔离在特殊咨询的地方,换学校,教我自己阅读,但是起到了反作用。

本文或许和种族无关,不过事实上,我的所有老师——除了我母亲做过一段时间——都是白人,他们没有对我投入多少精力。我教会自己看书后,喜欢给别人讲故事。我要成为一名作家。我甚至不知道这份工作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只知道我父亲忙于他的专题论文,这是我孩提时代美好的记忆,我想要一张桌子,和他的一样。

...

初任产品设计师一年来的收获


对过去 12 个月的总结

在过去的一年,我在 Edmodo...

做好的技术 VS 用技术做好的事情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最近正考虑尝试延缓衰老的药品。延长人类寿命的想法是存在争议的,会引发对于长生不老、以及把寿命延长到 70 多岁就足够了的争论。

那么,药品是好的,还是坏的?做为科学技术领域的一名投资者,对我而言,这是不同寻常的问题。随着技术进步和令人惊奇的、用于创造强大工具的脚步加快,这个问题对于地球上的每个人来说,正变得息息相关。

就个人而言,我常常认为,能够让我们所有人活得更长、更健康的技术,都是好的技术。但是,我所认为的「好」不同于其他人所认为的「好」——有时候区别还不小。和我们所有人一样,我的观点受到了我的价值观、信仰、环境、生活经历和无数个其它因素的影响。

用一台电脑打比方,我和你理想中的操作系统是不一样的——它是一个代码库,用于处理和理解这个世界。没有所谓的好与坏,它只是不同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