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回到了 Medium


有一段时间,我曾快乐地在 Ghost.org 上写博客。漂亮的单栏式、极简主义设计,已经不再是 Medium、Svbtle 等其它网站才有的风格,除此之外,她为我提供了优秀的仪表盘(dashboard)、「自托管」、以及温润的灰色文本,让我的感官倍觉愉悦。

测量快乐,帮助我们打造一支更好的团队


快乐的员工更有生产力,你们当中有些人给我取了外号,叫 Captain Obvious,因为这是你内心所感受到的。另一些人偶然发现相关研究对此已做了证明

不过,还有一些人说,商务没有必要让人们开心,它和赚钱有关。对此,我强烈反对。

快乐的客户是商务的终极目标。钱只是客户快乐所带来的结果,因为客户愿意买单、把你推荐给他的朋友和商业伙伴、带着他的下一个想法来找你,客户一定是快乐的。

快乐的团队

快乐的团队是有效率的团队。他们将不需要思考他们不快乐的原因,而能够专注在交付上。他们彼此更渴望帮助和支持,和明显,和快乐的人们一起工作,你将更加舒心、更有动力(在研究了激励团队的方式之后,你应该看看我们 CEO 的观点)。快乐的团队也是一支可持续的团队,你挪走了离职的主要原因之一。快乐的团队成员对待他人、对待客户,更有同理心,更愿意提供最好的客户服务。

SasS 公司不必用「破坏」产生影响


最近关于硅谷就「破坏」方式的主基调,已经展开了很多讨论。每个创业公司貌似都在宣称,他们在破坏这片空间、或那片空间,人们也一直在争论:社会上发生的每种破坏是必要的吗?对于这些潜在地估值过高的、创业公司的价值而言,我乐于看到人们提出质疑,这些公司好像付出了很大代价、却只收获了一点点好处。

在旧金山,专门面向精英群体的创业公司随处可见。最近有个新闻,提供按需洗衣的创业公司被专门放到了聚光灯下,这是由于社交媒体上一条 tweet 展示了技术行业大众的无知(注:离我不远的洗衣店因为租金猛涨关门了,对于便利的洗衣店,价格过高的中间人服务不会赶走我的需求)。

技术工人经常制造对他们自己有好处的产品,和他们一样、有着类似生活方式的其他人也得到了好处。这绝对能引起反响,有些产品在影响发生之前,甚至没有被考虑到。然而,技术行业仍然有很多公司,在为已经具象化的理想而奋斗。

在技术行业工作(开发人员、设计师、市场人员、客户支持或操作专业,无论你做什么),你可以解决现实世界的问题、帮助别人,甚至在一台电脑旁边就可以做到。你或许没有亲自出去拯救动物、为它们找到温暖的家,但是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