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Teflon 和失败的任人唯才构想


你可能会编写软件、也可能不会。我没有说,会编写软件的人不是普通人。天哪,那些顶着干枯头骨的、绝对愚蠢至极的傻子都会写代码。谁都可以学习写代码,但是如果你还没有学过,那么,你真的无法将自己伪装成会写代码。我只要让你坐下来,当面写一些代码,就可以发现真相。伪装的人不知道怎样使用文本编辑器、运行代码、敲什么键以及其它简单的基础常识。对于另外不同的方面,你做得好不好,评估起来的复杂程度比较高,但是在「会写代码」和「不会写代码」之间,是很容易区分的。

画画是另一项技能,你可能会、也可能不会。而且,这不代表会画画的人就是有魔法的特殊人群,而后者是抵制那些带有灵光的希坦(灵魂)【注1】。我发现,和程序员一样,世界上有些愚蠢至极的人们竟然是画家。天哪,我会画画,意味着太多的、关于我必须能够「画」得有多好的成分。这也是难以伪装的技能,如果我让某人坐下来,要求他们画画,我马上就能鉴别出伪装者。伪装者不知道该如何调色、哪种颜色该做什么、用多少、用什么刷子以及其它简单的过程。

还有很多技能是你可能会做、也可能不会做的,这就是任人唯才概念的由来【注2】。在任人唯才的环境里,唯一关键的地方是,你能够做某件事,竞争是基于人们在那件事上做得怎么样来决定的。在这样的环境里,你经常听到有人因为在某些地方的杰出成绩而在大学获得了终身制的位置,甚至他都没有其它正式的教育背景。在艺术领域,我知道两个教授做到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执着于素描或画画。他们没有艺术方面的学位就不重要了。最关键的是,他们能够做这件事,且做得很好。

对于像我和我的很多朋友之类的怪人而言,任人唯才的吸引力在于我们经常被评判的地方,和我们是什么样的人,绝对没有关系。人们有各种各样的不足、社会经济背景、外貌、奇怪的爱好和个人化的怪癖,使得他们成为谈资,他们成了有着天使面孔的人们华而不实地、所讨论着的笨蛋。这些可恶的混蛋们扮演成了十足的杀人犯,而像我这样的怪人面临着死亡威胁,因为我不喜欢 Haskell。在我认为的理想环境里,你喜欢什么,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你能够胜任这份工作、以及做得有多好。这才是任人唯才。

很明显,「胜任这份工作」是指能够和其他人协作,但是有两个选择。我不得不洗澡,不侵犯人们的私人领地,而你不得不对我的糟糕衣服不予置评、或者不要取笑我说话的方式。我不得不温文尔雅,向你说谢谢,不要伤害别人,而你不得不远离我的电脑,不要带着 8 英寸的猎刀在办公室晃悠。我不得不和团队成员合作,帮助他们走出困境,而你必须不要因为我喜欢画画就认为我是同性恋。

总之,如果你遵循「Zed’s #1 Rule Of Business」,公司里的事情就可以更好办:

...

每 600 个网站当中就有 1 个网站暴露了 .git


git pull 不是简单的操作

...

向四岁孩子讲述平面设计


我最近到本地一所小学演讲,主题是我的工作(至少是我的一部分工作)。我也想能给年龄大一点儿的孩子谈,这样就能具体谈谈工作中残酷的一面,或许某些扯淡的情形,以及如何处置它们。然而,我应邀和负责接待的班级对话(四到五岁),结果表明这是一次有趣的锻炼,我必须把做的工作分解为最基本的要素。

首先,我不能依托于我的荣誉,也不能借助我工作过的某些牌子,为我赢取任何赞誉,和年龄稍长的孩子谈话,可能是这样子——「嗨,我参与过 Channel 4、BBC、Diesel 和 BRIT Awards,我甚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