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成为一名设计师?

原文地址(source):http://niki.zone/design/how-to-become-a-designer/

学校和教育是两码事,二者不会总是等同。

大多数情况下,我和其他设计师一起参与同样的项目(管理着他们),但更多的是,我是公司里唯一的设计师,因此我做了相当宽泛的工作,比如用户体验(UX)、视觉和交互设计、印刷、web、移动射击和前端web开发。我没有读过任何设计学校,找的第一份工作却是设计师,我一直努力工作,每天都变得越来越好。我自问很多次,没有学历,是否可以找到一份设计师的工作。我认为当然能了。下面是我的想法,没有读过设计学校该怎样成为一名设计师,因为你一定可以自学成才。你需要采取以下步骤:

学习画画

我听到人们说他们不会画画,他们没有艺术天分。事实上,每个人都可以画画。人们不是不擅长画画,他们只是疏于观察。你可以学习如何用不同的眼光观察事物。这里有一些书,教你画画,最重要的是,教你观察,一本是Betty Edwards写的,另一本是Mark Kistler写的。你不需要对画画感到惊奇,只要学点儿基础,这样你就不会羞于在人前的白板上快速地勾勒某些新想法。每天练习20-30分钟。

理解平面设计的规范和力量

有一些平面设计规范影响着你将要做的每个项目。在你考虑规模、位置、价值和使用线条的颜色、形状、材质和空间时,你需要学习布局规范,比如平衡、规律、运动和比例。我记得第一次读到这些设计规范时,它们对我是如此地陌生。我花了一段时间才适应它们。熟悉字体,学会设计网格。阅读书籍,写些教程。你需要每天在这些主题上花2-3个小时。我最喜欢的收藏之一是“关于平面设计的50个免费教程”。这本书也值得一读。

学习一些基本的用户体验设计(UX)

我认为,市面上有很多晦涩的书。我这里有一些推荐入门的书。一本是Steve...

关于软件方面的职业素养

原文地址(source):http://jakewins.com/p/professionalism/

对于当前我们所处的大规模监控社会,我们喜欢责备世界上的政府、或者不详的他们。这是简单有效的方法,但是把隐藏的东西放在了一边,你和我都知道其背后存在着一名程序员。

我们,做为软件工程的专家,建立了现在栖居的奥威尔主义【注1】的未来,到了该回顾的时刻了。

世界充满了那些超越了对于谋生的紧急需求的行业。医生、水管工、新闻工作者和飞行员在某些方面都有着很大的权利。普通大众有权利期望这些行业的诚实并将大众的利益记在心里。

软件工程是这组行业里的一部分。在我们的日常工作中,我们了解大大小小的一些事情、而周围其他人是不了解的。我们的客户、用户和大众有充分权利,来期望和要求我们以道德的方式使用这种技术。

如果你受过正统的计算机科学教育,你或许在学校就读过《软件工程代码道德规范》。我建议你再看一遍,或者在你阅读过程中,首次问自己一个问题——_我们这个行业符合这种标准吗?_

截止目前的追踪记录

我想强调一下,我们这个行业已经取得了一些非凡的成就。我们已经参与了全球化的革命性交流。我们以强烈的开放和诚实的特质开创了一个行业。我们让行业与自由及开放源代码软件(FOSS)【注2】有了很大的交集,这是我们应该感到自豪的。

但是本文不是关于我们做得有多好,而是关于我们应该以及将要做得更好。在过去的大约半个世纪里,我们的行业一直是单纯的,相信像电信等其它行业会遵守道德,这对于道德上应该排斥的技术一直负有直接的责任。

我们的行业在设计互联网时,认为基本上要相信物理网络维护人员遵从道德。我们现在知道这份信任被辜负了,记住这一点并增强或重新设计TCP/IP协议栈,是我们对用户的责任。

今天,我们正在建立“App商店”和“平台”,当做福利兜售给用户。在现实中我们正在构建人为垄断,以支撑即将到来的软件产品本身的商品化。我们这些人,像我一样,发现正在对发生在制药行业中的卑劣行径发出诅咒的我们,是个伪君子,因为我们的行业也正对这个世界做着完全相同的伤害。

可操作的

我们行业把用户只是看做可从中抽取价值的一种资源,我们应当停止这样做。我们和用户的关系类似于医生和病人、或大桥建筑师和经过大桥的行人的关系,而不是采矿公司和和国家公园的关系。

我们应该认识到道德行为的艰巨性,尤其是它和我们对于客户或雇主的责任有分歧、并相应做准备时。

我们应该彼此交流这些事情。要明白我们不是在孤独地在建立信任和协作力量。和你的同事在聚会上交流。在下次你要参加的非正式会议上组织一次关于有难度场景的、道德方面的讨论。

我们应该与同行和朋友一道,为保护用户而设计下一代协议和基础设施。向去中心化项目

Caps Lock和Escape键位置不佳的真正原因

原文地址(source):http://simplyian.com/2015/01/08/The-real-reason-why-Caps-Lock-and-Escape-are-in-terrible-positions/

Caps Lock键是完全没用的,这是一个公认的事实。我一年只用一到两次,因此绝对不能认为 它处于主导行(home row)上的小拇指旁边 是合理的。这个地方和Enter键一样方便,尽管完全没有用处。

相反地,Escape键非常有用。当我在YouTube上全屏观看视频、关闭Facebook上的聊天和在Vim里使用命令时,会用到它。然而,它使用频率非常高、位置却是最糟糕的:键盘的左上角。在很多笔记本上,它还很小。

chromebook键盘

mac上的Escape键

对于重度Escape键用户,这是效率的惊人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