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小可行产品与最小招人喜欢的产品

原文地址(source):http://alexsblog.org/2014/12/08/the-question-of-mvp-or-mlp/

如果你熟悉薄本起家的方法论,那么你可能已经涉及到了MVP的术语,它代表着“最小可行产品(Minimum Viable Product)”,这是薄本起家的哲学。当你想开发某种产品时,你的目标不是包含了大量功能的“囊括一切”版本。否则,只会不必要地浪费你的时间、浪费团队的时间(如果你有团队的话),也浪费你的资金。MVP就应运而生了。

MVP的宗旨是,尽可能快地创建只有少量功能的产品,并推向市场。我明白,你们当中有人持相反观点,坚持打包一个你用整个生命都在梦想的、完全精美版。或许,你想创办一家提供某种服务(SaaS或PaaS)的公司,类似于B2B或B2C。理论上或理想中,看起来惊艳无比。然而,在现实世界,这也可能导致痛苦和失败的愚蠢行为。

为什么?当下就有两个明显的理由。首先,遵循所有条件并满足质量标准需要花费时间。在这个阶段,有些人不得不投入资金、努力和精力。但愿你预留了适当的资金。况且,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你不得不使你自己和团队保持前进的动力。当一切尽在掌控之中时,这是比较容易的,但是艰难时刻到来时,你调动士气的能力将面临考验。开发时间将增加,资金提供将减少,而你,将看不到任何结果。

其次,假定你创建好了理想中的产品,它就和你想的一样(这更像是个梦而非实际情况)。下一步就到发布了。你,目前是自豪的生意人,在营销上投入了大把时间,把产品摆到了人们面前。不要觉得如果你推出了产品,客户就会来。这不是实际情况。不幸的是,貌似有不对的地方,客户没有来。你或许有少量交易,不过仅此而已。

原因?市场(客户)没有觉得他们需要你的产品。这是艰难痛苦的,却是事实。没有人能向你保证,成千上万的客户开心地购买你的产品,并做进一步的传播。

应该致力于创建产品的基本功能并尽可能快地推出、而不是集中精力开发最好的产品。用这种方法,你就能够收集足够多的数据,以了解你的产品是否有有市场潜力。如果没有,问题不大。你没有在idea上花费太多时间、资金和精力。如果你发现对轻微不同的产品,存在某种兴趣,那么你也能调整。总之,这是MVP的前提。

尽管如此,我宁可根据这个想法重复地向你介绍MLP,它是“最小招人喜欢的产品(Minimum Loveable Product)”的缩写。不同点在于,你需要集中精力的地方不只是产品的主要特性,而且还有设计(和功能性)。不管你怎么看,设计也是一种营销。产品的视觉方面是最先能引起你注意的。想想吧,不管你在什么环境下,在杂货店、app商店、报摊或其它什么地方,你所做的决定正在根据你看到了什么。

当忙于你的产品时,请记住这个重要因素。把它打造得漂亮些,让人们忍不住谈论,也去买。不要误解我,你仍然需要营销,但是销售有卖相的东西相对容易些。

我最后想提的是,Linkdin创始人Reid Hoffman说的一句话:“如果你对产品的第一个版本不感到羞耻,就说明你发布的太晚了。”

总结

不要等到完美版本的那一天。它可能根本不会到来。瞄准只有主要特性的版本,好的功能和不错的设计。然后,推向市场,根据利益,倾听来自客户的反馈并完善产品。人们更愿意使用和谈论能用、耐看的产品。忘掉MVP,去追寻MLP吧。让人们爱上你的产品或服务。

...

一个数据分析师的博客正在改变着纽约人看待城市的方式

原文地址(source):http://www.npr.org/blogs/alltechconsidered/2014/11/28/367046864/a-data-analysts-blog-is-transforming-how-new-yorkers-see-their-city

Ben Wellington因为这个消防栓而被鉴定为纽约“开放数据”运动之王。今年早些时候,Wellington钻研了纽约市的违章停车罚单的数据,识别出连续街区的两个消防栓一年产生了$55,000的罚单进项,它们都来自于貌似合法停车的车主。Wellington的在线报告病毒式地扩散不久,热衷数据的市民调查者发现,交通部门已经调整了道路标志,还重新粉刷了停车位,以便司机不会被处罚。(交通部门没有就此询问给出回应)

Wellington受欢迎的博客“I Quant NY”,与前市长布隆伯格在2012年签署的重要法律有关,该法律强制要求城市机构把他们得到的所有数据公开到线上且可搜索。然而,很少有人像Wellington一样,能够深挖隐藏在日常问题背后的、真正使纽约市民激怒、开心以及感到好奇的秘密,他写过关于城市最肮脏的快餐连锁店的文章、研究过半数曼哈顿人怎样呆在4个街区的星巴克里,以及哪个街区以树木多感到自豪

这个33岁的年轻人住在布鲁克林公寓里,靠一个笔记本支撑着博客的运作——那时候他还不在普瑞特艺术学院研究生中心做规划与环境的工作,也不是帮助预测了数十亿美元基金拨款给Two Sigma投资公司的数字达人。

博客的初衷非常简单:使用开放数据改变政府的政策。随着他公开了城市机构正在做的所有错事,他正成为一支被重视的力量。

“我尽量让统计直观,”他说,“甚至更酷。想象一下。”

这个瘦弱的数据呆子,拥有实验性自然语言处理(对于英语,则是苹果Siri和Google翻译之类的程序背后的计算机科学)的博士学位,但他愿意称自己为“数学DJ”。他对数字的热爱,倾注到了他在普瑞特艺术学院教授的统计课程。课程、与学生交流,成为今年2月份上线的博客基础。

然而,分析数据占去了他学术内外的大块时间,Wellington说,它真的想讲故事,想成为这个城市更好的政策制定的催化剂——他每次做一个数据集。

总是有另一个值得奋斗的理由,Wellington从一个地方走到了另一个地方,不管是找到了有免费Wi-Fi热点的公用电话,还是搞清楚了

Austin Kleon:怎样像艺术家那样偷东西

原文地址(source):http://seekingintellect.com/2014/12/04/austin-kleon-s-advice-on-how-to-steal-like-an-artist.html

艺术家经常被问到,他们从哪里找到灵感。诚实的艺术家会说,他们是偷来的。作家Jonathan Lethem曾经说过,当有人把某样东西叫做“原创”时,十有八九,他们不知道相关的原始资源。好的艺术家明白,创新的作品不会凭空而来。伟大的艺术作品都建立在以前的基础上,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这适用于从技术创业公司到书籍、到画画的各个方面。

法国作家Andre Gide曾说,“需要去说的每样东西都已经被说过了。但是,既然没有人在听,每样东西就必须再被说一次。”每个灵感只是从很多资源采撷的旧灵感的综合。当我们在考虑新灵感时,我们实际上是把 以前没有连在一起的灵感 连接起来。Walter Isaacson在“改革家”里写道,当伟大的思想汇总起来创造新技术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艺术家是灵感的收集者,而非贮藏者。艺术家精心选择他们收藏的灵感。这适用于商业、编程和写作方面的艺术家。允许进入你思想的灵感将极大地影响着你怎么行动。如果你整天看新闻,听到了世界上发生的所有悲剧,那么毫无疑问你对未来也充满了悲观。

互联网是个伟大的地方,可以从最优秀的思想中收集灵感。有个谚语说,你在五个朋友当中处于中等水平。围绕在你身边的人对你有着巨大的影响,这对于灵感同样如此。互联网伟大的地方在于,你能够“使自己围绕在”非常有影响力的人周围。这意味着在twitter上关注你的偶像,倾听他们的演讲和播客、订阅他们的newsletter、研究他们的作品等。留意他们正在做的事情、留意他们正在讨论的事情以及与之有联系的事情。

Austen Kleon 在《Steal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