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a Glass给初学者的建议

Ira Glass(1959-?)是电台播音员、主持《这就是美国生活(This American Life)》的获奖节目和播客。最近在美国的亲戚给我推荐了这个播客,非常棒。这次次Glass访谈是关于讲故事的过程。这里有个动态字体排印设计的版本【注1】。

我讨厌把自己画到漫画里、再把所有的放纵说成是你,但是这份材料恰恰概括了我的创作过程。我收到了大量的来自于有抱负艺术家的邮件,他们问我“你能给我的最好建议是什么?”、或“我永远不会画得和你一样好”。我希望大家不要认为我辞去了过去的工作,然后第一次捡起铅笔,开始创作出这些Zen Pencils漫画的。这样是行不通的。

在创建Zen Pencils网站之前的至少五年里,我一直在定期地画画。我有幸在本地一家报纸上连载漫画,一周一个,连续五年。大约3年前,我在另一家报纸上连载另一部漫画。因此,在过去的3年,我每周在做两部不同的漫画。也就是过去的五年里,共计(52 x 5 = 260) + (52 x 3...

优秀编程的“艺术”

优秀的代码是一件艺术品?或者软件工艺宣言言过其实了?成为一名”优秀“的程序员,有什么要求?

设想你雇佣了一名水管工,让他更换地下室的旧管道。这个家伙在工作之前、之中、之后,他就没有停止过谈论他的管道工艺的艺术美。

”看看那根管道的角度。看看它与墙壁对齐是多么地美?如果你问我,那么它就是一件艺术品。“

这和程序员没什么区别。没有什么比 不可一世的程序员把他或她自己的代码看做是艺术品 更糟糕的了。这个类推借用了”敏捷麻烦制造者”和BDD【注1】创立者Dan North的一篇广受赞誉的文章,Dan North激烈地批判了软件工艺宣言,论证了“编程不是艺术”。

软件工艺宣言

宣言的作者Kevlin Henney、Bob Martin、Corey Haine和Glenn Vanderburg揭示了下面几项将通往软件工艺的大门:

应对问题

你在演讲中幸存下来了。恭喜!国家元首时不时地在他们的演讲中被刺杀了,因此给自己一些鼓励:你已经比那些倒霉蛋好多了。

尽管如此,先别开瓶庆贺。如果你在会议上,或可以肯定的是,你正在给同事做演示,或许不得不面对最重大的挑战:问答环节。

就我个人而言,我喜爱问答环节。我宁可讲5分钟,留出一个小时长的问答环节,但是我也不介意直接吃掉味维他和奶酪盒子里的奶酪,你的情况可能不同。问答环节充满了很多乐趣,因为你直接谈论人们关心的话题,这有助于你评估人们感兴趣的话题,为你今后的演讲做准备。

尽管如此,一直有一些你不得不要处理的情况:

应对不理解问题的人

演讲经验不多的新手,由于各种奇怪的原因会在问答环节崩溃掉,但是你最终担心的主要问题是什么?实在不理解你被问到的问题。

你站在所有人面前。有时候你处在聚光灯下,你很难看到谁在提问。有时候提问的人没有麦克风。有时候提问的人口音重或不是本土语言。有时候你刚刚从演讲中解脱出来,疲惫的大脑一点也不明白提问者在说什么。

所有这些情况一直都有用到同样的规则。现在,当你看到这里的时候,它们看起来有些愚蠢,但是当你演讲完站在台上时,你将对你忘记的东东感到惊奇。规则是:

应对搞砸了

甚至你有备而来,有时候还是会搞砸。你说了你不想说的话,或者你只是弄错了某些内容。在观众里,总是有人愿意尽量纠正你。

...